范氏宗亲网 首页 翰墨文章 查看内容

范蠡与西施爱情之谜的猜想

2010-6-18 22:20| 发布者: 苍松| 查看: 2746| 评论: 1|原作者: 本人原创

摘要: 范蠡与西施的爱情故事,几千年来被炒的沸沸扬扬,有人甚至把他们称为一对仙侣。为证实这些故事,我翻遍了本家族谱却找不到任何直接证据,只是在范蠡灭吴离开越国之后,把自己的姓名更改为“鸱夷子皮”得到了一丝猜想 ...
     范蠡与西施的爱情故事,几千年来被炒的沸沸扬扬,有人甚至把他们称为一对仙侣。为证实这些故事,我翻遍了本家族谱却找不到任何直接证据,只是在范蠡灭吴离开越国之后,把自己的姓名更改为“鸱夷子皮”得到了一丝猜想。

    吴越故事中的西施其人,在《史记》中并没有任何记载,直到东汉时期的《吴越春秋》中才出现西施的倩影:吴亡后“越浮西施于江,令随鸱夷以终。”所谓“鸱夷”,就是用马革或牛革做成的皮袋子,据说也是古代战争中用来装有功将士尸体返乡的工具。越王勾践实现灭吴之后,西施从吴国回到越国,勾践把西施装进“鸱夷子”,绑上石头投之于江,至于勾践为什么要把西施投江赐死,历史记载没有答案。在野史中范蠡与西施相恋相爱的故事,唯一的记载是东汉《越绝书》所载:“西施复归范蠡,同泛五湖而去。”西施到底是被勾践装进皮袋子沉江而死,还是与范蠡同泛五湖,成为一对人们向往的仙侣?历史记载相互矛盾。而善良的人们总情愿选择后者,并编纂了许多美丽动人的故事。

   本家族谱《人物传》中,对范蠡有这样的记载:“蠡公字少伯,相勾践。灭吴霸越后,乘舟泛五湖,变匿姓名。适齐为鸱夷子皮,适陶为朱公,富至巨万。”这与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中所记载的:“范蠡乃乘舟浮于五湖,变名易姓,适齐为鸱夷子皮,之陶为朱公。”是非常吻合的。从本家族谱和《史记》的记载中,我们可以肯定两点:一是范蠡帮助勾践灭吴兴越之后,乘舟离开越国浪迹江湖;二是范蠡离开越国之后更名改姓,在齐国叫“鸱夷子皮”,在山东陶定叫“朱公”。这里使我们感到非常奇怪的是,在当时年代中范蠡应该是个智者,好好一个人什么名字不能起,却偏偏把自己的姓名改成“皮袋子皮”,严重违反了起名的基本常识。而这离奇的举动,又是发生在西施被勾践装进皮袋子沉江之后,这就不禁使人引起许多猜想。也许这是范蠡逃离越国并改名“鸱夷子皮”与西施被沉江有着密切的关系,同时还可以肯定一点,范蠡不满勾践并不辞而别,可能就是因为勾践在处理西施事情上,看透了越王的为人,并发出“飞鸟尽良弓藏,狡兔死走狗烹”的千古名言。

    我们是否可以做这样都猜想:范蠡在帮助越王勾践灭吴兴越的过程中,西施在吴王夫差身边起到极大的作用,吴国战败之后,西施被范蠡视为功臣接回越国,指望能得到越王的封赏。此时才二十余岁的西施,由于在吴国锦衣美食保养得当,更显得美丽异常楚楚动人。而勾践为灭吴兴越卧薪尝胆,哪见到这般佳人?于是勾起越王心动,想纳西施为妃作为一种对她的褒奖。但他的决定却引来越王后强烈不满,寻找理由极力反对,并说西施是祸水,事夫差吴国亡国,如果在越国越国也会亡国,故而这样的女人应该沉江处死。也许刚开始勾践很固执,并与王后发生了争执,但越王后毕竟是与勾践有过共患难的结发夫妻,所以勾践不敢在刚兴越的时候为一个女人得罪王后,而引来众大臣的不满,因此只好同意王后的意见,而赐装战场有功将领裹尸的“鸱夷”,意表西施的功劳。范蠡得知勾践要将西施沉江的消息后非常着急,急忙进谏勾践,可勾践挡不住王后的压力,只好宁可辜负大臣而不得罪王后。勾践固执要诛杀功臣的行为,引起范蠡的极度不满,看透了勾践的为人,知道勾践只是一个可共患难而不可同享受的主,因此决定不辞而别逃离越国。越国设宴庆功之后,在一个昏暗的夜晚,范蠡在江边准备好一叶扁舟,略施巧计救走西施,并带着家人泛舟而去。为使后人铭记勾践对西施的残忍和昭示他对西施的生死之恋,范蠡抛弃了基本的更名原则,姓名不分地把自己叫“鸱夷子皮”。

相关阅读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范磊 2010-6-19 00:01
美丽动人 感人至深

查看全部评论(1)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范氏宗亲网 ( 黑ICP备16002281号 )

GMT+8, 2020-8-6 17:16 , Processed in 2.153362 second(s), 27 queries , Gzip On. 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