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氏宗亲网 首页 范氏研究 查看内容

千古忧思 文会堂接岳阳楼

2012-3-31 14:57| 发布者: 范氏宗亲网| 查看: 3070| 评论: 0|原作者: 不详|来自: 泰州新闻网

摘要: 北宋祥符八年(1015年),范仲淹和滕子京同登进士第。天圣元年(1023年)同到泰州,范仲淹任西溪盐监,滕子京任州府通判,结下深厚友谊。他们又结识了泰州人胡瑗、周孟阳和随父来泰州的洛阳人富弼,皆意气相投,遂成 ...

    北宋祥符八年(1015年),范仲淹和滕子京同登进士第。天圣元年(1023年)同到泰州,范仲淹任西溪盐监,滕子京任州府通判,结下深厚友谊。他们又结识了泰州人胡瑗、周孟阳和随父来泰州的洛阳人富弼,皆意气相投,遂成莫逆之交。这时范仲淹35岁,滕子京33岁,胡瑗31岁,周孟阳24岁,富弼20岁,是一群胸怀天下的有志青年,以后都走出泰州,为国家和人民作出了各自的贡献,留名青史,乡人称“五贤”。
    滕子京职务仅次于州守,掌握实权,而生性洒脱,好郊游,固在州署内建文会堂,以为五人聚会之所。原建筑已不存,所幸《崇祯泰州志·艺文志》保存了范仲淹一首诗,犹可仰见当年诸贤高远的风怀。


 

   

    东南沧海郡,募府清风堂。
    诗书对周孔,琴瑟视羲皇。
    君子不独乐,我朋来远方。
    芝兰一相接,岂徒十步香。
    德星相聚会,千载有余光。
    道味清可挹,文思高若翔。
    笙磬相同声,精色俱激扬。
    栽培尽桃李,栖止俱鸾凰。
    琢玉作镇圭,铸金为干将。
    猗哉滕子京,此意久而芳。
    诗题《书海陵滕从事文会堂》,很可能或制屏风,或悬横幅,曾题书于堂内,地方文献固得收录。只年深月久,有两句衍文,这里已据《范文正公集》剔去,以保持诗意的协调和完整。

文会堂


    这不是一般的唱和诗。五人中范仲淹年纪最长,当是应滕子京之请,特为文会堂建成而作的开宗明义的序诗。此诗贯穿了儒家礼乐教化思想和积极奉献精神,核心是“君子不独乐,我朋来远方。芝兰一相接,岂徒十步香”。看来,文会堂不仅是以文会友的沙龙,也是传播儒学的讲堂。所谓“栽培尽桃李,栖止俱鸾凰。琢玉作镇圭,铸金作干将”,他们将努力培养出一批栋梁之材。

 

范仲淹雕像


    这一宗旨贯彻他们终生,深刻影响和推动了教育和科技的发展。范仲淹摄兴化县知事时,建文庙,筑学宫,亦设有文会堂,曾请滕子京讲学。景佑二年(1035年),范仲淹为苏州郡守,建郡学,庆历元年(1041年),滕子京任湖州知州,建州学,都曾请泰州胡瑗执教,而创“苏湖教法”。其后,宋仁宗采纳参知政事范仲淹建议,定为“太学法”,颁行天下,令各州县普立学校,大兴儒学。追本溯源,可以说,这一切,皆起始和雏形于泰州文会堂。

赵朴初书“文昌北宋”


    “君子不独乐”,取意《孟子》“独乐乐”,孰若“与人乐乐”、“与众乐乐”。诗中写的不是世俗音乐。礼和乐是古代教育的重要内容,实施教化的基础。“琴瑟视羲皇”,“笙磬相同声”,他们在精通音律的胡瑗指挥下,很投入地演习,是想得很远的,“岂徒十步香”?

范曾题“文会堂”


    面对现实,与乐共生的是忧。这群有思想有抱负的青年,皆深知国事艰难,民生疾苦。因此,“君子不独乐”,又体现为一种忧患意识,完整包含了儒家的忧乐观,即孟子说的“乐以天下,忧以天下”。范仲淹初到西溪,目睹“风潮泛滥,淹没田产,毁坏亭灶”,为解救人民痛苦,即通过发运使张纶,请修海堰。冲破层层阻力,克服重重困难,乃留下一道后世称德的范公堤。滕子京作为地方官,胡瑗作为水利专家,皆直接参与其事。这里他们“君子不独乐”思想,第一次大规模付诸社会实践。

文会堂的龙脊


    庆历四年(1044年),滕子京谪守巴陵。次年,即在泰州修建文会堂的23年后,又在岳州重修古唐遗构岳阳楼,增其旧制,仍请范仲淹作记。这时他们都已50多岁了,相知益深。范仲淹已登宰辅,正推行新政,是为王安石变法前的一次重大改革,遭贵族官僚激烈反对,同时变革兵将制度,以提高抵御西夏的战斗力,亦多阻碍,内忧外患集于一身,思想和意志更加坚定。他没有参加斯楼落成典礼,而寄去一篇千古名文《岳阳楼记》。写景,抒怀,言志,其思也广,其忧也深。归结为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曾激励了后世多少以天下为己任的志士仁人。

五相树象征在泰州做过官的北宋五位丞相


    从泰州文会堂到岳州岳阳楼,从“君子不独乐”到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儒家忧乐观一脉相承。
    范仲淹是北宋杰出的政治家、军事家和文学家。文会堂“五贤”中最年轻的富弼,后亦为名相,也是范仲淹失败了的新政的积极支持者,曾被罢官。周孟阳和滕子京皆官至天章阁待制。周在泰州做了不少公益事业。滕每到一地,必增添一些人文景观,曾以滥用公款遭弹劾,及卒,家无余财。更有胡瑗,为北宋理学先驱,大教育家,大音乐家,经范仲淹推荐,以布衣入朝,校正钟律,制定雅乐,主讲太学十余载,凡进士出身官员半为其弟子,天下师从。
    当年泰州文会堂,只为州衙小小一角,而其文化体量何其大也!曾经活动其间的人物,一个个实践了各自的理想和抱负,辉耀于历史星空。作为建筑物,早为千年沧桑湮没,诸贤的思想、风貌和著述,则成宝贵的精神遗产而与世长存。

围栏上成群的石狮颇具特色


    2007年,泰州市人民政府重建文会堂,立于“东南沧海郡”东南之古城河畔,东与望海楼和宋城遗址相通连,构成古泰州进入文化昌盛时期一大代表性景区。
    新文会堂为宋式歇山建筑,全木结构,以黑褐色为基调,粗犷、简洁而开阔。台基626平方米,青石铺砌,白玉栏杆,回廊四合。堂屋五开间,258平方米,檐高4.2米,总高11米,上覆琉璃瓦,亦呈黑褐色,飞檐,斗拱,龙头鱼尾鸱吻。东西水磨青砖庙墙,南北宫式长窗。古宋风格,气象俨然。
    厅门南向,上悬“文会堂”匾额,为当代书画大家范曾题书。两侧置青石人物浮雕,一为范仲淹、滕子京、胡瑗、周孟阳、富弼“五贤”,一为晏殊、吕夷简、范仲淹、富弼、韩琦“五相”。中堂内额曰“文昌北宋”,借用已故赵朴初题写《踏莎行》手迹。
    堂前广场,立有范仲淹铜雕像。花岗岩底座,高1.3米,铜像高4.2米,兀立天地间,为雕塑大师吴为山的写意作品。
    已是一位老人,腰板仍挺直。目光不是仰视,不是俯视,而是平视。凝重的忧色,写着的,是“白头灶户低草房”,还是“将军白发征夫泪”;是“樯倾楫摧”的商旅,还是“忧谗畏讥”的逐臣?青布衣袍,染着大西北的风沙。海风吹动宽大的袍袖,他向我们走来。伫立文会堂,亦在怀想当年那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吗?
    千古忧思,文会堂接岳阳楼。广场南端濒河,立一巨石,上刻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为90余高龄的国学大师、东方文化著名学者季羡林手书,点明了主题。

12下一页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范氏宗亲网 ( 黑ICP备16002281号 )

GMT+8, 2020-2-20 03:32 , Processed in 0.064316 second(s), 22 queries , Gzip On. 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返回顶部